纵观中国历史,向来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,将要兵亡兵不得不亡,君臣意识自古以来就根深蒂固的埋藏在了所有人的心中。但中华上下五千年,文臣武将数不胜数,厉害的皇帝更是多如天上星辰,但就有这么一部分兵将,仗着自己劳苦功高,开始变得恃宠而骄,目无法纪,最终得罪了当朝掌权者,被残忍杀害。比如蓝玉、比如鳌拜、比如索额图,这些人都是因为骄傲自大而失了分寸,犯了忌讳,但若说到最离谱,最没有眼力劲的臣子,恐怕谁也没法和这位相比,这个人就是侯安都,那位历史上要借皇宫一用的牛人。

侯安都是南北朝时期南朝陈国的臣子,早年一直跟随着皇帝陈霸先。准确的来说算是陈霸先的元老级部下了,和朱元璋时期的汤河、徐达差不多,为了陈霸先可以说是出生入死,从他起兵的时候就跟着他了。更重要的是数次救过陈霸先的命,能文能武,与众不同,被陈霸先视为心腹中的心腹。虽说这个侯安都能力很强,带兵打仗治国理政无所不通,可就是有一个缺点,正是这个缺点,最终断送了他的性命。这个缺点就是不知收敛,狂妄自大,除了陈霸先,他几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,行事肆无忌惮,而且从来不听人劝,属于那种我行我素的类型。

在现代社会或许没什么,可在古代,尤其是水深的一匹的朝堂当中,这种性格无异于自寻死路。虽说侯安都这种性格得罪了很多人,但当时的皇帝陈霸先知道他忠心不二,对自己那是可以用性命来交换,所以也就比较纵容他,没有过多的为难他。可谁知道陈霸先没当了几年黄帝,就意外撒手西去了。皇帝离世,皇位继承也成了问题,陈霸先唯一活着的儿子被扣在了周国,陈国国内又没有陈霸先的血脉,一时之间诸多大臣们也是颇为为难。不过就在这个时候,远在前线的侯安都听闻陈霸先去世,立马着急忙慌的赶回了建康。当时朝中的大臣们打算拥立陈霸先的侄子临川王为帝,毕竟国不可一日无君,再加上陈霸先的儿子却是不在都城。可另外一边的陈霸先的皇后却是有私心,想要自己的儿子当皇帝,所以一直扣着玉玺不给,侯安都闻言直接戴上了临川王,提着剑就上了朝堂,逼迫皇后交出玉玺。最终皇后没有办法,交出了玉玺,临川王当上了皇帝。

侯安都也因为拥戴有功的缘故,被封为了大将军。同陈霸先一样,临川王对侯安都也十分行人,导致后者忘乎所以,又犯了居功自傲的毛病,甚至已经到了完全不把当朝皇帝放在眼里的地步,觉得他之所以能够当上皇帝,完全就是侯安都自己的功劳。甚至到了后来,侯安都都开始明目张胆的召集大批文武之士,每次出门都是前呼后拥,赶得上皇帝的阵仗。手下的人见侯安都得势,也是开始借着这股东风贪赃枉法,朝廷抓人就逃进了侯安都的府里,那些负责抓人的官兵也就不敢动了。此情此景全都被当时的皇帝临川王看在眼里,但考虑到侯安都以往的劳苦功高的份上,也就变相的忍了。可谁知侯安都非但不收敛,反而越来越变本加厉。

一日,皇帝宴请百官,君臣畅饮之间,侯安都喝的有些高了,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问皇帝:“陛下,你现在当皇帝的气派和你当王爷的时候有什么不一样的?”一众臣子闻言全都变了脸色,连酒都不敢喝了,就连做皇帝的临川王也是满脸不悦,闭口不答。可谁知侯安都竟然还再三追问,陈蒨有好声没好气回答说当皇帝虽然有天命,但也多亏将军之力。侯安都听到了自己满意的答案,顿时洋洋得意的点了点头,继续喝。喝酒也就算了,临散场之际,侯安都甚至说皇帝的皇宫要比他住的宫殿气派的多了,打算借用一下,这一想法差点儿把做皇帝的临川王气的吐血,但考虑到侯安都手里紧握的重兵,也是忍了,点头微笑道:“将军想用随便用就是!”

原本皇帝一位侯安都就是说说而已,可谁知道没过了多少时日,侯安都真的带着一众人来了,除了自己的家人,还有不少宾客、大臣,在宫殿上开起了宴会。而皇宫的主人皇帝却是没请,不仅没请,侯安都本人还做到了皇帝的位置上面去了,临川王忍无可忍,最终找了一个借口,随意的将侯安都赐死了。

不过考虑到侯安都这个人没有真正的反心,所以皇帝并没有株连其他人,甚至还把侯安都风光大葬了。

做臣子做到借皇宫的这个份上,侯安都真的是古往今来第一人。

首页社会